Hot chocolate 是 light up the day 神器。


加牛奶的话,可以一整天傻笑嘻嘻。


值得拥有。

有的时候觉得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性,有的时候又觉得,我之所以是我,是因为在那无限的可能中我也总会只选那一条路去走。


假如这辈子都不结婚,只去寻找喜欢的人一场接一场的谈恋爱,可能也挺好。


“永远”是亲密关系的必备条件吗?不是。

时间,是刻度,是武器,是魔法。

有的时候被时间的概念所束缚,反而徒增烦恼

“珍惜”“当下”

加粗斜体带下划线那种程度的“珍惜”

就算是为爱而爱,别无所求吧。


爱是变量。


还是觉得离婚没什么,有什么的是人们对待“离婚”的态度

如何分离和告别,是需要好好的学习、感悟、和演练的

婚姻凭什么要变成两个家庭的负担

神圣的是感情和爱,不是这一纸法律...

既不信命,又希望命运能让我们相遇。


如果是那样,时刻在自我质疑的极端不理智就有了一个完美借口。


这样的我这样想要接近和了解一个那么一样又不一样的人。


特别玄幻。

如果以后会长大,会对生活的境遇积攒出不解、失望、和无能为力的自责与抱怨,那…


…也不要丢掉浪漫…!

自由的代价是不断挣脱枷锁。


听起来顺其自然,仔细想想其实很苦很难。


如果有时光机我只想去未来。甚至愿意直面一个苦痛的结果,也不想一步一步走过接下来可以预知到的苦痛的过程。


这是最近感叹的最多的一句话了:人生真艰难啊。

如果不关心人类,就做一份足够温饱的工作,和爱的人陪伴在一起,直到他们一个一个离开,自己也慢慢老去。也是一种人生啊,为什么觉得美好却又不要去尝试呢。


看不同时期拍的照片和修出来的成片风格,再回忆当时的心境,觉得挺有意思。本来觉得自己没变,同一张底片在不同年纪,最终让自己觉得满意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剪裁和光影色彩的设置。


最近。其实也很久了。有三年了,就刚刚好从拿到签证的那个早上开始,死亡这件事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疑惑。在死亡,或者濒临死亡面前,我看到了迷茫、无助、贪婪、任性、虚伪、无知,我看到了无能为力、歇斯底里、勾心斗角、暗潮汹涌。我看到遗憾、后悔、心痛、孤独,我看到人的感情可以有多决绝,...

放宽要求的话可以暂时性的心理放松一下,但是明明也知道惰性会让这个要求越来越宽越来越宽越来越宽。不太好。少女需要一个小长假,但是所有作业都due在小长假之前。少女愁啊(T_T)


以后的我想起来今天为了写不完作业发的愁,会不会感叹今时今日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假如其实已经处于人生的顶点而不自知。啊,不敢想,不敢想。


人生起起落落,大概是没有什么顶点的;那么低谷能低到哪里也是没下数。


啊,不敢想,不敢想。

在做废柴与求上进之间徘徊挣扎。今日85%倾向废柴。

有一次看一个摄影展,里面有一张拍摄的大概是类似于大峡谷的风景照片,当时我就很激动地和同行的朋友解释,这种地貌是如何形成的。我固执的在语言能力和脑子都不太好使的状态下学了四年的地理,成绩不出意外的不怎么好,而后还要固执的解释着为什么在我这个学酥的心中,自然界侵蚀的力量特别可怕。我们现今看到的地貌特征,在百亿年前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风雨雷电把它们打磨成今天这个样子,而且每分每秒这个打磨都没有停下,只是我们人类在此时此刻就盯着这改变的发生,也看不到感受不到。朋友试图用类似于能量守恒的原理来向我解释,在这里被腐蚀掉的物质只是飘落到地球的其他地方去了,并不会像我以为的totally gone。我那时候马上...

我以前觉得自己是特别能让人放心的小孩。学习好,性格好,老师喜欢朋友宠爱的那种,陈列愿望的时候小心一点儿,还能塑造出一个说什么就能做到什么的厉害形象,靠自己就能好好活着,还兴许能活得很不错,大家没有什么理由去担心我的未来会怎么样。如果有一天我的亲朋好友突然离开,他们在弥留之际也不需要焦虑没他们在旁边兜着我还能不能过得好。


但是最近突然发现,可能我看起来再厉害,爱我的人要告别的时候大概还是不太能放心。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偏执的认为,只要我拿着大学毕业证和月薪八千起的工作offer放在他们手里,他们就能完全的相信我能过好自己的生活从而在离开的时候无所牵挂。而且,我要快。


这让我很焦...

1 / 10

© 觉觉的芭比娃娃 | Powered by LOFTER